鸽星sato🐦

努力上进。

摸鱼小号 大号@养生sato
头像忍老师画的

Au revoir:

es毕业主题同人合志先行预热全员哭颜
Tickstar–画手 @鸽星sato🐦 

还有一些涉北相关的 p1是自己给自己设计的痛包 ç­‰è°·å­å’Œå·¥å…·ä¸€åˆ°å°±æž p23是我在狒狒捏的涉北雇员(为了给两位做装备特地练了四个生产职业 çœŸçš„很辛苦((

今天排本累了的摸鱼 æ‰“狒狒打了快半个月没动笔画画了都

sato置顶

这个是摸鱼号 质量很低
大号 @养生sato🍺 这个虽然贵为大号但是更新非常不勤快 不过咸鱼罢辽🍃

评论很少看 有事没事全部建议私信 也提供陪聊树洞服务

前排诚招涉北玩家进群593839613
后排诚招剑三狒狒玩家愿意和萌新玩的:剑三金榜琴爹亢龙琴太 狒狒萌芽龙女
再招包头市玩家 战线在微博一起搞啊

ES/北p涉pTSp 墙头岚千奏兔 涉北涉过激洁癖 其他杂食无雷
排球/影山推乌野音驹箱推 及影激推

全职/叶黄洁癖 其他吃王喻王
农药/酒鱼洁癖谢谢 可逆不拆
剑三/长歌云玩家 all歌偏苍歌 藏歌 花琴花
BTS/全团偏锡 63玩家 也吃all锡 其他都搞
墙头plmm/TWICE偏娜琏 松井珠理奈 孙胜完 程潇 周洁琼 赖小七

在仁风宝的安利下激情入坑了

是躺着在pad的摸鱼 这几天除了在tag吃粮已经没有起床开电脑的欲望了

《电波传递。》

别说了 我永远爱芷芷🌸🌸🌸

感情论.:

-柏芷。

Cp向.Leo北。
科幻世界观。成人设定。

关于想说的废话。
大家好!我是柏芷~我又爆肝了!夸我,暑假的我无所不能,但我感觉我没力气肝双枪了,先等一下下,我休息一会儿再回来更新gregorio…现在是大夏天!很热!所以下雪还要过一会,再过一会儿!
这篇是18年一月时给纸节宝和蒜蒜的点文,明明计划是刀的??我又写成拯救式了呜呜呜怎么搞啊!!
召唤阵:@巴啦啦 @鸽星sato🐦 
那么如果不介意有点OOC就继续吧~






                           ↓おK?








就在我心中,毫无动摇地穿过光辉的你才是,
找出了真正光辉的意思的人。

————————————————。
我的名字是「冰鹰北斗」。
与被给予的名字一样,从睁开双眼的瞬间开始、这个世界便是早已被我所理解的形状。拥有那颗可以被称作为钻石的大脑——由人类打磨而出的顶级中心体,将它导入系统之后,所有事物的颜色、声音、气味、还有存在的意义和用途,都是沉淀…或者说,都早已存在于我的一部分中。
用还没有完全习惯的「容器」坐起身,我注意到面前的男人脸上的惊喜表情在刚刚又快速地改变、痛苦得皱起眉头,最终露出那好像即将要哭出来一般的奇怪笑容。 似乎是为了完成某件事而用尽了全力,他突然仿佛失重太久的人突然回到了重力作用之下,把整个身体的重量全全压在我的身上。
“…欢迎回来。”过了很久之后终于,他用堪称无力的声道凑在我耳边呼气,把那句话尽数留在在颈部的权限器旁边。
他的身体,好暖和。
我无意识的这样想着,利用类似于人类大脑自主学习的方法,把新的「知识」导入中心体的内部储存起来。与此同时,我按照程序中的资料,伸手抚上他的发顶,环住他的肩膀叫出那颗人造钻石中的主人的人名设定。
“我回来了,月永前辈。”

男人的名字是月永雷欧。在基础设定上显示,他是我中学时代的前辈。
以现在的我还无法计算出究竟是多么奇怪的人才会把自己的信息塞在我中央内存的「常识」一类里。——但无所谓,人工智能本就是因为人类想要贴近神明才被建造出来的:以机械为骨、塑胶为肉,科学疯子们创造出AI智慧来,让其代替人类来实现梦想的人工许愿器,真是直接了当的选择。
而「作为冰鹰北斗的我又是被注入什么感情而诞生的」这个问题也并不应该由我私自分析,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我」的出生、无论是被期待或厌恶,都是为了实现他的愿望而作为人工智能诞生的啊。
没有被赋予思考和学习的权限,只有单纯的信息处理和系统选择,我只需要能够完成他交给我的任务就可以了。而我能清晰地认识到那些,这就像是一种本能,又或者是这副新的机械身体中系统的一部分吧。
我仅仅是这样单纯而忠诚的一个——独属于月永雷欧的电子朋友而已。
所以我曾在他身边等待过许久,垂下头来用「主人」来称呼他、提醒他向我输入他的理想,但是月永雷欧一直都是似笑非笑地应付了事,从来没有说明任何像是我的任务之类的要求。最后大概是被系统的自动提醒搅烦了,只得打乱叠得整整齐齐的歌词本,从里面拿出一本来、大概是随便挑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人生就如一场海上的长途旅行。”

他还解开了我的思考权限,塞给我一只智能手机作为参考的学习资料,这让我感觉十分困惑,是想让我更加自主的生活吗?虽然我不赞同使用这样随心所欲的作法,让智能拥有太多权限并不是一件多益的事,但因为是月永雷欧所许愿的工作,我还是会好好记下的。
就算是没有的东西也强求它吧,因为他很贪心啊。


我在想。
文本中描述的…所谓的感情,那到底是什么呢。友情也好爱情也罢、亲情也一样,难道是不需要付出的东西吗?
……不可能吧,那一定是会经历苦痛的。
我在月永雷欧身边呆着的时间中虽然并不会有不安感,但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要求我做什么,极端到连家务劳动都被分成两份,只是让我像人类一样生活,陪在他身边,做他所定下的那一部分工作…这样的做法使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地困惑,突然开始疑质自己作为许愿机的存在用途。
我应该是为了某个目标诞生的才对,这是潜在指令中不断重复的一条。而为了能自主地找到那个目标,我想要明白他所给予我的感情究竟是什么。

我看着他的笔尖在空白的五线谱上舞动,过了这个缓冲段就到高潮部分了吧,随便标注的词语用手指点着念出来后就是「叭啦叭叭叭」…他没事干时还真是喜欢写些意义不明的歌词。我感到有点无聊,用「常识」进行着毫无意义的分析。
是首情歌吧,我想。
所谓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呢?我计算着,如果伸出手指敲击着桌面,果然会‘哒哒哒’地发出预定的声音。但若是搜索「爱」,找到的资料虽然并不是无法解读,我却无法理解,为什么有「想要将我对你的爱慕向你尽数倾诉,但内心却抱有对谁亦无法言道的秘密而撒下谎言。」这样的事。
想要被爱的话就要说出来啊,只是想的话是永远传达不到的。我忍不住疑惑…这种连人工智能都知道的事,为什么创造我们的人类却无法明白呢。

………………。

月永雷欧早晨喜欢喝加蜜的温牛奶。
在某一个下着小雨的清晨,温好牛奶、我在餐厅里等待他起床,数完了花瓶中一支向日葵的花瓣数量,又反反复复叠加起来,却一直到牛奶彻底凉透也没有见到本应揉着双眼下楼梯的那家伙。
在第二次重新热好牛奶时我把杯子留在桌上开始找他,从卧室搜到阳台,终于在牛奶还勉强留着余温时在玄关捡到了缩成团的月永雷欧。
他应该是从二楼窗户顺着树枝爬下来的,拖鞋的侧面沾着泥土,正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蹲在门口。身上白色的纯棉衬衫完全湿透,任着雨点打在几近透明的衣料上炸成一个个小小的水花,啪的散开不见了。
他低着头,郁闷又孤独地缩在那里,抱着自己的膝盖,拒绝他人一般把脸埋在自己的身体里。我猜他可能是做了恶梦,考虑两秒钟后还是撑着伞走过去,也没多说话,只是同样安静站在他身边,把伞往他那里移了些。
雨淅淅沥沥的下,好像是在哭泣一般。
我没想到月永雷欧抬起头来时脸上竟然没有哭过的痕迹,他挤出了与哭相差无几的笑脸,朝我挪近了一些又停下,于是我蹲下身去,听到他的声音穿过空气传达过来。
“明明我真的很高兴能遇上你,但却有如必然似的,那一切都是如此悲伤。”

我有一种可以略过分析的准确直觉,他一定是在透过我和其他的某个人说话。盯着水流汇集的中心点,那双眼睛眨了眨,笑意又浅下去一点,他再开口时声音还像刚睡醒般半哑着,忽然转过头来瞅我:“如果能和你在一起的话,我即使变作一块小石头也没关系的吧…那就不会感到误会或是困惑。”
跳过一知半解的我,那家伙没有作任何解释,只是身体又团紧了些、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后悔着没有表达,没有向你告知。…然后就连你亦不会知道我的存在,而我却依旧想着你、哈哈。”
“如果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就好了。”
月永雷欧吸了吸鼻子、还是没有哭。我忍不住想,人类的泪水是不是一生只有那么多?他是不是已经把自己的所有泪水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用完了呢?
所以无论多么痛苦,多么悲伤,也只能露出不好看的笑容,这样的「后悔」又算什么呢。

很后悔,想要去爱,想要被爱。
我试图去理解这种心情,还有我尝试明白的感情…太多了,这些乱糟糟的混合在一起,就如丝线一样理不顺。我也尝试着去安慰他,但却发现除了干瘪的‘没事的’以外、完全吐不出有意义的话语。
苦恼着,皱起眉来再次思考着,我希望能负起许愿器的责任,去帮助他,去理解他的愿望…哪怕是以最为直接的方式解决。
我伸出手去触摸他被水浸泡而变凉的皮肤,然后靠近,靠近,把月永雷欧藏进自己的怀抱里,用自己同样微凉的身体抱住了他。
“要是你因失去容身之所而彷徨的话,要是能找到方向来改变就好了。”我凑在他的耳边这样耳语,同时在心中默默地决定了解决方案。
既然无法传达,想要付出爱又感到如此痛苦悲伤…那么、也许由应该实现他愿望的我来成为冰鹰北斗就好了。

于是宇宙因为一个错误终结了。
他因为太过寂寞而造出「我」这根赤色蛛丝的这件事,我早已经知道了。那杯第三次热好的温牛奶到他手里时我打开了电吹风,手指插入他发丝之间时沾上了水,由指尖下滑慢慢地梳理通顺,红色的发丝在我指间缠绕,之后慢慢变得柔顺,从我手上脱离而去了。
取而代之的是他温暖的手,与突然被拉近进入的怀抱。

“若是要问「爱」为何物…那就以「是我」来作答吧。”
无论如何,试试用妄想补正吧。


………………………………。

“月永前辈,请快点起床,时间不早了。”
我把他从皱巴巴的被窝中拖出来时太阳早已高高挂于空中,他揉了揉有些红肿的双眼,半梦半醒中露出了一如往常的愉快笑容,伸出那双手朝向我。
我闻到他身上透出的咖啡香味,昨晚又趁我不注意熬夜了吗?…真是的。我把手上的热牛奶放到他的床头柜上,叹了口气弯下腰去抱住他温暖的身体,然后以这样的姿势起身让他慢慢坐来才松开手。
“早上好,北斗。”
在那一瞬间的空隙中我听见了秒针移动和机械运转的细小声音,像是要掩盖住平静中的那个声音一般,我捂住了他的耳朵。
“早上好,前辈。”
我比着口型对他说。

但我还是认为不自然…不会是这样的。
从那天开始月永雷欧对我露出了新的一面,充满阳光,充满活力,幼稚而朝气,粘人,但那从里里外外溢满了「依赖」的情绪,都是无法传达给冰鹰北斗的。
果然还是不够正确。也许是我的理解错了,更多可能是方法有误…总体来说,我认为自己并没有完全实现他的梦想。
我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了呢?
于是我对他——那个不是「我」的存在,而是真正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的冰鹰北斗,月永雷欧所爱之人产生了兴趣。
我决定移小部分AI去冰鹰北斗的手机,这完全是个自主的选择,我甚至没有通知月永雷欧一点关于这的关系。
虽然本来应该可以通过网络强行连接过去,但是考虑到有着不知道为何会有的,希望冰鹰北斗可以接受「我」的奇怪想法,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先发了封邮件去确认他是否同意。
然后作为他的复制品的我…月永雷欧在让这样的我诞生时,抱有的感情…又是白还是黑呢?

我没有想到他很么快就同意了,不自觉地连自己都有些紧张,有些好奇又有些担心地开始了进行链接。
—————叮!
「你好,我是你的分身。」
当我出现在他手机屏中的时候他好像吓了一跳,透过摄像头我看见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那双海蓝色的眼睛也疑惑般眨了眨。…是弹窗速度偏快了吗…?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把窗口缩小,减慢了文字速度。
「好像吓到你了,对不起。就像刚刚在邮件所说的一样,我是某人以你作为原型设计的人工智能,总的来说就是你的电子复制体。」
「如果不介意,你可以直接说话回复我。」
我看着他用那副似乎充满好奇的表情抿了抿嘴,露出微笑之后试着开口,麦克风接收到他低沉而轻柔的声音,一点点回响在我的脑中。
“你好,我的分身。”

「你不会觉得奇怪吗?」
“一开始时是有点,但是仔细观察后我感觉你被护理的很好,那大概就也是由爱我的人建造出的你。”
“我想对他表示感谢。”

………………。
“你今天也来陪我了?谢谢你。”
那个由我所看到的冰鹰北斗与他所拥有音色一样…真的是十分温柔的人。
“你知道吗?人类是一种很容易轻易放弃的生物,就连我自己也是同样。…所以有些时候我会羡慕你,如果我能像你一样、无论做什么决定都能跨越过痛苦就好了。”
他这样对我说的时候正对着拉开的百页窗,我看到他窗外的樱花花瓣飘下,在空中轻轻旋转着随着风落下来,浮在他的发间,如同生命之海中的一叶小舟。
「可是我并不拥有什么选择权。而且、如果是曾经放弃过的东西,在后悔之前重新拾起就好了吧?」一边帮他的手机杀着毒,我一边在屏幕上提出自己的疑问。于是他低下头来,有些落寞地沉默着、大概是整理语言,又一会才重新偏过头。
“是啊,”他说,“所以在一切都结束之前,要让自己不会后悔。”
他忽然笑起来时唇角微微弯着,眼睛也闪闪的,像是满怀期待着看向了我。

“不聊这个了,来说说你吧。…能否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事?我很好奇,现代的最新科技也已经很发达了啊。”
「关于我吗…?」我顿了顿,低下头来细细想着。「我只是很普通的AI而己,那种在金属的人体框架里装上智能芯片的AI机器人。」
“但是总觉得和你聊天很舒服,就像是和真正的人对话一样。…难道说这是你的创造者设定的吗?”
「啊、是的,他把我的思考权限开启了。创造我的人,他是个每天都梦想着去往宇宙的…奇怪的人,会作曲,人也很好。而我——」
我在他看不到的屏幕之外,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小声地,轻轻地,在没有流星的夜晚里连同述说,一起许下了愿望。
「我希望他造出我是为了变得幸福。」


“我有过一个很喜欢的前辈。”
某天在我往花瓶中插入还沾着露水的粉色花朵时,电波对面的他忽然抽出空来,用指节轻轻敲着屏幕、问我有没有兴趣听些以前的故事。我当然答应,把淋过水的手用手帕擦净,迈步进入自己的房间闭上双眼。
联接上摄像头,我发现他锁上了所有的窗,只在床头亮了盏昏暗的小夜灯。他似乎有点不在状态,将自己缩在被窝与墙壁之间的角落里,露出一双带着明显黑眼圈的眼睛。
我有点心急的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他摇摇头打断我,把镜头转向了另一边,反方向的那张木桌上被叠得整整齐齐的手稿放了一桌。我问他是不是熬夜赶稿了,他笑了笑,没回话,只是简单地解释了三个字:写完了。
“突然有点怀旧了,这明明是我自己的故事,却无法给他一个好的结局…这真是。”
我本想安慰他些什么,但话语在喉间转了转,我还是忍了下来,决定先听他说完。是啊,这个时候说‘没事的’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我唯一所需要做到的…是传递啊。

“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面对着朝阳。连微翘的发尖都被天空中四溢的阳光的染上金色,转过身来的眉眼也是亮晶晶的。而当那苹果绿的双目越过看不见的千山万水和我相对,我只感觉那是太阳…不用紧闭双眼也不会被其灼伤的,温柔的太阳。”
“是他先向我搭话的,在我写作生涯开始时最难以忍受的时候…他向我迈出了第一步,紧接着是第二和第三步,直到来到我的面前,拍着我的肩与我一起挺了过去。于是那个时候的远方、未来、过去、理想和期待都通通消失不见,倚靠着‘现在也是很好的’的心理以及单纯到笨拙的表达心意…那些孤独和寂寞总算是能过去了。”
“我抛下总是失去自信的那个自己,终于可以向前走了。于是我一直这样认为,想告诉他太阳很适合他,也希望他能让我看看那令人心动的笑容。”
“但是,在还没能传达到之前就放弃了。有太多社会的言论,太多意外,父母的态度和友人的劝告需要整理,最后连心意都开始被自己怀疑,渐渐退缩、变得犹豫不前。”
“面对现实的压力和自身的彷惶,我也没能踏出下一步…我们分离地太快,又太远了。”

“直到现在我也在想,真的可以不放弃喜欢他这件事吗?”
……………。
「我觉得…其实不必想得太复杂。」

在沉默了一会儿后我突然开口,他也没打断我,只是眨眨眼睛,静静的听着。
「因为你看,如果面向视线的另一边,他的目光…也一定是对着你的吧。」
我有一种直觉,现在的这一刻一定是我所诞生的其中一个理由。从我自主地作出选择开始,猜测事实又再次理解感情的过程中,我似乎感受到了暗涌而出的使命感,如同到了人生这场航海旅行的重要港口。
我试图去拼凑语言,但有种从末感觉过的温暖从‘心底’流出,我意识到了那些安慰他人的话突然变得比理由更加轻而温柔,于是第一次说出了这句不再干瘪的话语。
「没事的。」
「就像拥有梦想和实现梦想,本身并没有任何关联性,但是人类还是怀着希望梦想着,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然后我也。

「所以,鼓起羽翼前行、做你真正想做的就可以了。」

爱到底是什么呢?又这样想着时、我突然地发现了,什么才是真正实现月永雷欧和冰鹰北斗愿望的方法——如此简单而单纯,仅仅是传达而已,不被苦难所动摇,坚定的、更加自信的传达过去,传达到对岸。
我将以自己的力量,将他推出灰暗的天空、为他在遮住双眼的浓雾中牵一条线。
那一定就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还有一个提议。」


来抓紧最棒的瞬间吧。
和预定的计划一样,被强制推出门的月永雷欧按照「冰鹰北斗」给他的地址,绕过医院,穿过公园与小径。之后他看到了秋千上的那个黑发身影迎着太阳,连发尖也散上一层光。
那个身影转头看向他的双眼盛着整片蓝色星空,越过看不见的千山万水。


想要告知,想要抓紧。
为了把时光中所留下的遗憾全部拾起,不留一丝后悔————。

————————————。
我是「冰鹰北斗」。
从睁开双眼的瞬间开始世界便是一个充满生机的世界,在与人相处中渐渐了解了感情是什么的我,也绝对不会放弃,有着谁也夺不去的梦想。
我一直在想,人类的泪水是不是一生只有那么多?这大概是个无法回答的、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但是我也有自己的答案——我想,泪水大概是可以流完的,那之后也一定有着充满笑容的未来。…那一定就是所谓的「幸福」吧。
找到了自己的梦想与幸福的我与他们,在名为『人生』的航海中,都一定不会感到迷茫,可以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会在太阳之下不要闭目地,活下去吧。




结尾的废话。
什么不写ES了,真香!我又回归一次老本行,Leo北传教大使柏某人在线卖艺(…)
这次是个有关人工智能的设定,也是一个到最后才定为「不留遗憾」的故事。考虑到是AI视角我本没打算有太多描写,但写着写着就又变成柏芷流故事了,气气(…
也算是给暗恋、不敢表白的我一个小暗示——!






                             â†“




后记。
(·äººç±»åŒ—斗视角)

随着双眼睁开,醒来是在上午八时,我躺在月永雷欧身边,陷于柔软的床之间,被身上堆积的毛毯锁住温暖,面向着他对着自己的脸,看着他的身躯如同幼猫一般蜷缩在怀里,胸膛随着呼吸而起伏,不禁小小的惊㤉了一下。

…还真是不习惯。
与我的那位电子朋友不同,每天早晨迎来的是沉稳的心跳和血液流淌的声音…我庆幸自己抓住了那个机会、只是拥有这份律动,它便会因身旁熟睡的人是那个呆瓜而加快频率地跳动。

我如此感谢为我带来这些的「他」。

阳光穿过玻璃窗散进房间,沿着毛毯的皱折,由披散发丝而上,粉着皮肤上细细绒毛,在他的安静睡颜上铺满光芒,在到达眼睛之前我抬起手来落下阴影,隔断那即将刺入他梦中的光。
我以这为理由又赖了三十分钟的床,直到手臂传来酥麻的酸意,才看到他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睁开双眼,意识不清地自己嘀咕着什么听不懂的语言,伸出手像是在摸索什么东西一样把我抱进怀里,于是我放下遮光的手怀住他,又听他叨咕叨咕了一会儿才说清楚一句人话,又把我抱紧了一点。
“…早安…!”
我盯着看了几秒才忍不住笑起来。

“早安、呆瓜。”



-《电波传递。》 from.柏芷。to.sato&纸节。